帐号: 密码: Cookie:   会员找回密码

 

 

 

 

 

 

东方书画网,东方白,狂草书法家,狂草书法,大草书法,西安,草书,狂草视频,毛泽东,张旭,怀素,民革,辛亥革命,CALLIGRAPHY,CHINESE CALLIGRAPHY,CHINESE PAINTING,CHINESE ART,RICE PAPER,BRUSH,CURSIVE HAND,CURSIVE SCRIPT

 

 

 


钱学森之问与东方白大草书法之创新性.简约性.中国性

[作者:YUXING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09-11-12 15:57:29  阅读:2246次][字体:字体颜色]

书法家的书法艺术在其书法作品,书法表现形式,书法艺术性,书法鉴赏性,书法教学,书法论著,书法文化,书法销售,书法活动,书法影响,书法网络方面均有作为方可称书法大师.东方白先生的大草书法基本涉及十五种表现形式: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横幅,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斗方,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挂轴,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中堂,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对联,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册页,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信札,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长卷,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碑刻,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题绢,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残片,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扇面,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题跋,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题壁,东方白大草狂草书法之榜书,东方白大草水墨画.徐渭中秋赏月诗,徐渭中秋赏月作品,东方白中秋赏月诗,东方白中秋赏月作品,徐渭中秋赏月草书,徐渭中秋赏月大草,东方白中秋赏月草书,东方白中秋赏月大草,钱学森之问之钱学森 钱学森之问之钱学森钱学森之问之钱学森 钱学森之问之钱学森

 

       钱学森之问与东方白大草书法之创新性.简约性.中国性

     “计利当计天下利 求名应求万世名” 以此于右任名句 -东方白作大草书法作品送一送钱学森大师吧。

     要说的太多,回顾当年聆听钱教授作为航天专家的讲课,钱教授主要倡导科学和艺术(ART & SCIENCE) 的创新性(CREATIVE),简约性(SIMPLE)以及中国性(TYPICAL).

1.科学和艺术(ART & SCIENCE) 的创新性(CREATIVE)

 11月11日,安徽高校的11位教授给新任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及全国教育界发出一封公开信:让我们直面“钱学森之问”!

 所谓“钱学森之问”,就是钱老生前在各种场合不止一次提出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这个问题,钱老自己其实是有答案的。2005年7月30日,钱学森曾向温家宝总理进言: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

 那么,什么样的办学模式能够培养出杰出人才来?上个世纪30年代钱老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所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样一种模式。“在这里,你必须想别人没有想到的东西,说别人没有说过的话。”东方白先生开最富变化的大草之研究真是切中了书法行业的要害.

 鼓励与众不同,而不是人云亦云,鼓励独一无二,而不是“泯然众人”——中国其实并不缺少这样的理想,1929年,陈寅恪在他所作的王国维纪念碑铭文中就提出“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但是,当下的大学,离这个理想不是近了,而是更远了。短视的实用主义教育盛行,不是把学生培养成“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人,而仅仅是一个专业工具,连孔子所说“君子不器”也做不到;至于学术造假层出不穷,是实用主义教育的合理结果。

 大学是社会的一部分,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大学。“成功”就是一切,不问手段,不问是否有利社会进步——很多社会乱象,不正是被这样的价值观鼓励、纵容而生的吗?盛行于大学的实用主义教育,只能培养出一代代有专业水准的小市民来,整个民族想象力、创造力和探索精神将丧失殆尽。择校费,奥数班,攀比风正在毁掉我们的未来啊。

  类似“钱学森之问”这样的问题,其他人也不是没有提出来过,也许是人微言轻,不值得理会,现在由钱学森这样的科学大师提出来,分量自然不同,而且这也要等到钱老去世时提出来才显得悲壮、沉重,这也是一种中国特色吧。

2.科学和艺术(ART & SCIENCE) 的简约性(SIMPLE)

     记得钱老说过:最复杂的理论应该能够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出来.   是啊,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公式到东方白大草书法线条的简约都印证了他老人家的寓言.我国航空发动机风洞试验成功借鉴了一位长住过隔壁沙滩的专家的"风沙复位原理",钱老听后高兴地说:这真是中国人的发明. 文革祸国-挨整-沙漠-思考-发现-航空强国.一条科学线又是一条哲学线.钱老看到了.

3.科学和艺术(ART & SCIENCE) 的中国性(TYPICAL).

    钱学森,科学界一颗伟大的巨星。虽然陨落了,依旧星光闪耀,熠熠生辉。钱老一生有过的三次激动。

  第一次激动。1954年,钱学森在美国发表了学术著作《工程控制论》,引起了学界的轰动。当1955年回国前,他把这本新著交给老师冯 ・卡门时,老师诚恳地说:“钱,在学术上,你已经超过了我。”听到老师的肺腑之言,他非常激动。

  第二次激动。1959年,新中国成立10周年之际,钱学森被接纳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他异常激动,以至夜不成寐。

  第三次激动。1991年5月,当钱学森得知自己和雷锋、焦裕禄、王进喜、史来贺五人被中央组织部誉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在群众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产党员优秀代表时,他又激动得一宿没睡。

  按说,让钱学森激动的情况应该很多。他一生获得荣誉无数,可从不沾沾自喜地躺在功劳簿上止步不前;国家给他荣誉,给他官职,他宁肯辞掉,而是踏踏实实地为祖国、为人民多作贡献;他得到金钱奖励时也从不激动,捐给祖国建设事业的也不计其数,他说:“我姓钱,可不爱钱。”

  面对荣誉、地位、官职、待遇、金钱,他不激动,不为所动。唯独当自己的学术水平超过世界权威,有能力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为国家争光的时候,他激动;唯独当自己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能够更好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时候,他激动;唯独当得到党、国家和人民认可的时候,他激动。他一生的三次激动,都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国家,为大众。这就是他能成为科学巨星的最好解释吧。

4.“我是中国人,当然忠于中国人民”

 这是一份感人至深的审讯记录。

 美国检察官讯问钱学森:“你忠于什么国家的政府?”

 钱学森回答:“我是中国人,当然忠于中国人民。所以,我忠于对中国人民有好处的政府,也就敌视对中国人民有害的任何政府。”

 检察官又问:“你现在要求回中国大陆,那么你会用你的知识去帮助大陆的共产党政权吗?”

 钱学森答:“知识是我个人的财产,我有权决定给谁就给谁。”

 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即使拘役的磨难和生命的威胁也不能改变钱学森报效祖国的决心。

 在多年后的一次谈话中,钱学森说:“我从1935年去美国,1955年回国,在美国呆了整整20年。这20年中,前三四年是学习,后十几年是工作,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做准备,为的是日后回到祖国能为人民做点事。我在美国那么长时间,从来没想过这一辈子要在那里呆下去。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因为在美国,一个人参加工作,总要把他的一部分收入存入保险公司,以备晚年退休之后用。在美国期间,有人好几次问我买了保险没有,我说一块美元也不存,他们感到奇怪。其实没什么奇怪的,因为我是中国人,根本不打算在美国住一辈子。” 到北京后的第二天清晨,钱学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全家来到天安门广场。面对雄伟的天安门城楼,钱学森激动地说:“我相信一定能回到祖国,现在终于回来了!”

5.“我的成就在中国,我的归宿在中国”

 1955年冬,钱学森来到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参观。院长陈赓大将问他:“中国人能不能搞导弹?”钱学森说:“外国人能干的,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干?难道中国人比外国人矮一截?!”陈赓拍案大呼:“好!就要你这句话!”钱学森说:“就这一句话,决定了我这一生从事火箭、导弹和航天事业的生涯。” 爱国主义总是与肩负的历史使命结合在一起。钱学森把祖国的强盛、民族的兴旺,作为自己毕生奋斗的目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1956年2月,在周恩来总理的鼓励和支持下,钱学森起草了《建立我国国防工业的意见书》,为我国火箭和导弹技术的建立与发展提供了极为重要的实施方案。同年3月,钱学森又参与起草了新中国第一个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纲要,并主持起草了建立喷气和火箭技术项目的报告书,为推动新中国的科学技术、工业、农业、国防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时,钱学森受命组建我国第一个火箭、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并任院长。

 那是新中国导弹事业起步维艰的年代。钱学森给刚分配来的156名大学生讲授“导弹概论”。这些人当时对什么是导弹一无所知,但后来成为了新中国第一批火箭、导弹技术人才。1960年,在他具体领导下,我国研制成功了第一枚导弹。之后,他又亲自主持我国“两弹结合”的技术攻关和试验工作,于1966年成功发射了我国第一枚导弹核武器。1965年,他向中央提出研制发射人造卫星的时机已经成熟,并于1968年兼任空间技术研究院首任院长。1970年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成功,新中国终于迎来了航天时代的黎明。 5年归国路,10年两弹成。之后,钱学森又担任了国防科委副主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全身心投入到国防科学技术领导工作,从更高层次思考其他领域诸多重大科学和技术问题,提出了许多创新的思想,为中国科学技术攀登一座座高峰作出了重要贡献。 钱学森通过自己一生的实践证明:一个知识分子,只有把自己与祖国的命运结合在一起,才能充分实现个人价值,也只有在为国家奉献、在为人民服务的过程中,才能赢得祖国和人民的尊敬与爱戴。正如钱学森自己所说:“我的事业在中国,我的成就在中国,我的归宿在中国。”

6.“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

 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奖赏。” 但钱学森对中国科技的发展却万分关注,直至晚年。

 在领导国防科技工作期间,钱学森经常深入地处沙漠戈壁的试验基地。那里自然条件的恶劣,人民生活的艰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退出领导岗位后,他还牵挂着生活在那块土地上的人们,思索着如何用科学改变那里的环境。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提出了发展沙产业的思想。他说:“我国沙漠和戈壁大约16亿亩,和农田面积一样大。沙漠戈壁并不是什么也不长。”“沙产业就是在‘不毛之地’搞农业生产,而且是大农业生产。这可以说是又一项‘尖端技术’!”他还把自己两次获得的200万港元的奖励,全捐给了促进沙产业发展基金会。

 他关心着国家的长远发展,思考着科技创新人才的培养。2005年3月29日,94岁高龄的钱学森在病房里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作了一次长谈。他说:“今天找你们来,想和你们说说我近来思考的一个问题,即人才培养问题。我想说的不是一般人才的培养问题,而是科技创新人才的培养问题。”他从美国的大学教育谈到他的老师冯·卡门的教育方法,从自己从事科学研究的体会谈到中国许多著名科学家的成长经历,从“两弹一星”的研制成功谈到我国今后的长远发展。他意味深长地说,我们一定要“培养会动脑筋,具有非凡创造能力的人才”,“回国以后,我觉得国家对我很重视,但是社会主义建设需要更多的钱学森,国家才会有大发展”,“我今年已90多岁了,想到中国长远发展的事情,忧虑的就是这一点。”

 2005年7月,钱学森见到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再次谈到了自己忧虑的大问题。他对总理说:“中国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此后的四年,他又三次见到温总理,每一次都要说起这个话题。2009年8月6日,在与温总理的最后一次见面中,病榻上的老人讲话已经不太清楚,但依然缓慢而认真地对温总理说:“培养杰出人才,不仅是教育遵循的基本原则,也是国家长远发展的根本。”

   钱学森离开了我们,但他留给我们的,不仅是在新中国科技、经济、国防建设方面的突出贡献,更有蕴涵其中的极其丰厚的精神遗产。在这些精神财富中,最首要、最核心、最闪光也最令世人铭记在心的,就是贯穿于钱学森一生的那份浓浓的爱国情怀。  钱学森走了,留下了一位科学家对祖国赤诚的爱。他的一生,国为重,家为轻,科学最重,名利最轻。 “计利当计天下利 求名应求万世名” .钱学森是爱国知识分子的杰出典范,是一面旗帜。

                                                           ---宇星WWW.ESHOWART.COM

 

·上篇新闻:开幕式和每一位参展选手作品DVD光盘:东方白大草书画社承办民革国庆60周年万人书画展
·下篇新闻:省民革煤院支部新年座谈会 东方白大草书法“数风流人物”

 

复制 】 【 打印

 

 

没有相关新闻

 

 

 

 

    

 

狂草QQ群 老五说车 优酷看狂草 狂草字典 中国书协 中国美协 中秋赏长卷 八办纪念馆 法国卢浮宫 狂草中国 民革省委会 辛亥百年展
狂草书三国 青云翻译 狂草拍案 电视台专访 东方白传说 QQ东方白 大草书画社 天涯东方白 东方白讲座 文博会论道 当代书画家 万人书画展
世园看狂草 新浪狂草客

 

 

 

Copyright EASTERN ART & CALLIGRAPHY 东方书画网 版权所有 
地 址:西安市碑林区书院门 QQ:1774003442 邮箱: CHINATYPICAL@HOTMAIL.COM,1774003442@QQ.COM  电话:13891909880   陕ICP备15000538号